• 今日武汉中考考生可看考点考场 进行英语听力试听 2019-11-06
  • 9月1日停车新政将到来 公共站点15分钟内免费 2019-11-02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11-02
  • 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阿利莫夫:“上海精神”凝聚欧亚八国 2019-10-30
  • 瓦努阿图公布中企合同相关新闻 2019-10-30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为什么强调“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”? 2019-10-28
  • 2018《粤语好声音》海选启动 林忆莲梁咏琪有望加盟 2019-10-28
  •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9-10-24
  • 三亚今年确保新改造危房200户 9月25日前竣工验收 2019-10-24
  • 毛泽东说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。是有社会基础的 2019-10-21
  • 叮咚!你有一份品质生活清单待领取 2019-10-21
  • “三个蓬勃生机”彰显党取得的伟大胜利——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“七一”重要讲话精神 2019-10-17
  • 最低工资水平相关新闻 2019-10-16
  •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 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-10-16
  • 王家大院——建筑雕刻艺术的荟萃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10-14
  • 11选5杀号精准公式99%:第十二回 连城宝藏
    2014-06-17 15:40:29  作者:金庸  来源:金庸作品集新修版  评论:0 点击:

      狄云越墙而入,来到万家的书房。其时天已黎明,朦朦胧胧之中,见地下躺着一人,依稀便是戚芳。狄云大惊,忙取火刀火石打了火,点着了桌上的蜡烛,烛光之下,只见戚芳身上全是鲜血,小腹上插了一柄短刀。

      她身旁堆满了砖块,墙上拆开了一洞,万氏父子早已不在其内。

      狄云俯身跪在戚芳身边,叫道:“师妹,师妹!”他吓得全身发抖,声音几乎哑了,伸手去摸戚芳的脸,觉得尚有暧气,鼻中也还有轻轻呼吸。

      他心神稍定,又叫:“师妹!”戚芳缓缓睁开眼来,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说道:“师哥……我……我对不起你。”

      狄云道:“你别说话。我……我来救你。”将空心菜轻轻放在一边,右手抱住了戚芳身子,左手抓起短刀的刀柄,想要拔了出来。但一瞥之下,见那口刀深深插入她小腹,足有半尺,刀子一拔出,势必立时送了她性命,便不敢就拔,只急得无计可施,连问:“怎么办?怎么办?是……是谁害你的?”戚芳苦笑道:“师哥,人家说:一夜夫妻……唉,别说了,我……你别怪我。我忍心不下,来放出了我丈夫……他……他……”

      狄云咬牙道:“他……他……他反而刺了你一刀,是不是?”

      戚芳苦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    狄云心中痛如刀绞,眼见戚芳命在顷刻,万圭这一刀刺得她如此厉害,无论如何是救不活了。在他内心,更有一条妒忌的毒蛇在隐隐地咬啮:“你……终究是爱你丈夫,宁可自己死了,也要救他。”

      戚芳道:“师哥,你答允我,好好照顾空心菜,当是你……你自己的女儿一般。”

      狄云黯然不语,点了点头,咬牙道:“这贼子……到哪里去啦?”

      戚芳眼神散乱,声音含混,轻轻地道:“那山洞里,两只大蝴蝶飞了进去,梁山伯,祝英台,师哥,你瞧,你瞧!一只是你,一只是我。咱们俩……这样飞来飞去,永远也不分离,你说好不好?”声音渐低,呼吸慢慢微弱了下去。

      狄云一手抱着空心菜,一手抱着戚芳的尸身,从万家围墙中跃了出来。他本想一把火将万家的大宅子烧个干净,但转念一想:“这屋子一烧,万氏父子再也不会回来了,要为师妹报仇,得让这宅子留着。”

      狄云奔到当年丁典毙命的废园中,在梅树下掘了个坑,将戚芳的尸身埋了,那柄短刀却收在身边。他决心要用这柄刀去取万氏父子的性命。

      他伤心得哭不出眼泪来,只是不住自责:“为什么不将这两个恶贼先打死了,再丢进墙洞?为什么这样大意,终于害了师妹性命?”他不怪师妹,只怪责自己。

      空心菜不住哭叫:“妈妈,妈妈!”叫得他心烦意乱。于是在江陵城外找了一家农家,给了十两银子,请一个农妇照管女孩。

      他日日夜夜地守候在万家前后,半个月过去了,没见到万氏父子半点踪迹。奇怪的是,连鲁坤、卜垣、孙均、冯坦、沈城等几人也都失了踪,不再回到万家来。万家的婢仆乱得没头苍蝇一般,有的开始偷东西了,有的在吵嘴打架。

    ×      ×      ×

      江陵城中,却有许多武林人物从四面八方聚集拢来。

      一天晚上,狄云听到了几个江湖豪客的对话:

      “那连城剑诀原来是藏在一部《唐诗选辑》之中,头上四字是‘江陵城南’。”

      “是啊,这几天闻风赶来的着实不少。就是不知这四个字之后是些什么字。”

      “管他之后是什么字?咱们只管守在江陵城南。有人挖出宝藏,给他来个拦路打劫。”

      “不错。就算劫不了,至少也得分上一份。见者有份,还少得了咱哥儿们的么?”

      “嘿嘿!江陵书铺中这几天去买《唐诗选辑》的人可真不少。今儿我走进书铺,还没开口,伙计就说:‘大爷,您可是要买《唐诗选辑》?这部书我们刚在汉口赶着捎来,要买请早,迟了只怕卖光了。’我很奇怪,问他:‘你怎知我要买《唐诗选辑》?’你猜他怎么说?”

      “不知道!他怎么说?”

      “他妈的。那伙计说:‘不瞒您老人家说,这几天身上带刀带剑、挺胸凸肚的练把式爷们,来到书铺子,十个倒有十一个要买这本书。五两银子一本,你爷台不合式?’”

      “他奶奶的,哪有这么贵的书?”

      “你知道书价么?你买过书没有?”

      “哈哈,老子这一辈子可从没进过书铺子的门。书啊书的,老子这一辈子最爱赌钱,买赢就好,买书(输)可从来不干。嘿嘿,嘿嘿!”

      狄云心道:“连城剑诀中的秘密可传出去了,是谁传出去的?是了,万氏父子的话给鲁坤他们听了去,万震山要追查,几个徒儿却逃走了。就这样,知道的人越来越多。”

      想起当年与丁典同处狱中之时,也有许多江湖豪士闻风而来,却都给丁典一一打死了。“嗯,丁大哥的大事还没办。丁大哥的事可比我自己报仇要紧。”

    ×      ×      ×

      凌小姐的父亲是江陵府的知府。狄云到江陵城中最大的棺材铺、墓碑铺一打听,便查知凌小姐的坟葬在江陵东门外十二里的一个小山冈上。

      他买了一把铁铲,一把鹤嘴锄,出得东门,不久便找到了坟墓。墓碑上写着“爱女凌霜华之墓”七字。墓前无花无树。凌姑娘生前最爱鲜花,她父亲竟没给她种植一株。

      “爱女,爱女,嘿嘿,你真的爱这个女儿么?”他冷笑起来,想到丁典和戚芳,忍不住泪水又流了下来。

      他的衣襟,早就为悼念戚芳的眼泪湿透了。在凌霜华的墓前,又加上了新的眼泪。

      山冈附近没人家,离开大路很远,也没人经过。但白天总不能刨坟。直等到天全黑了,才挖开墓土,再掘开三合土封着的大石,现出了棺木。

      经历了这几年来的艰难困苦,狄云早不是个容易伤心、容易流泪的人了,但在惨淡的月光下见到这具棺木,想到丁大哥便因这口棺木而死,却不能不再伤心,不能不再流泪。

      凌退思曾在棺木外涂上“金波旬花”的剧毒,虽然时日相隔已久,而且将棺木抬到此间下葬,料想棺外毒药早已抹去,但他不敢冒险伸手去碰棺木,拔出血刀,从棺盖的缝口中轻轻推了过去。那血刀削金断玉,遇到木材,便如批豆腐一般,他不用使劲,便已将棺盖的榫头尽数切断,右臂一振,劲力到处,棺盖飞起。

      蓦然间,只见棺木中两只已然朽坏的手向上举着。棺盖一飞起,两只手便掉了下去,宛然会动一般。狄云吃了一惊,心想:“凌小姐入棺之时,怎地两只手会高举起来的?这真奇了。”只见棺中并无寿衣、被褥等一般殓葬之物,凌小姐只穿一身单衣。

      狄云默默祝祷:“丁大哥,凌小姐,你二人生时不能成为夫妻,死后同葬的心愿终于得偿。你二人死而有灵,也当含笑于九泉之下了。”解下背上包袱,打了开来,将丁典的骨灰撒在凌小姐尸身上。他跪在地下,恭恭敬敬地拜了四拜,然后站起身来,将包骨灰的包袱裹在手上,便去提那棺盖,要盖回棺木。

      月光斜照,只见棺盖背面隐隐写着有字。狄云凑近一看,只见那几个字歪歪斜斜,写的是:“丁郎,丁郎,来生来世,再为夫妻。”

      狄云心中一寒,一跤坐在地下,这几个字显是指甲所刻,他一凝思间,便已明白:“凌姑娘是给她父亲活埋的,放入棺中之时,她还没死。这几个字,是她临死时用指甲刻的。因此一直到死,她的双手始终举着。天下竟有这般狠心的父亲!丁大哥始终不屈,凌姑娘始终不负丁大哥。她父亲越等越恨,终于下了这毒手。”又想:“凌知府发觉丁大哥越狱,知道定会去找他算账,急忙在棺木外涂上‘金波旬花’的剧毒。这人的心肠,可比‘金波旬花’还毒上百倍。”

      他凑近棺盖,再看了一遍那两行字。只见这几个字之下,又写着三排字,都是些“四十一、三十三、二十八”等等数目字。狄云抽了一口凉气,心道:“是了,凌姑娘直到临死,还记着和丁大哥合葬的心愿。她答应过丁大哥,有谁能将她和丁大哥合葬,便将连城剑诀的秘密告知此人。丁大哥在废园中跟我说过一些,只是没说完便毒发而死。师父那本剑谱上的秘密,给师妹的眼泪浸了出来,偏偏给万氏父子撕得稀烂。我只道这秘密从此湮没,哪知道凌姑娘却写在这里。”

      他默默祝告:“凌姑娘,你真是信人,多谢你一番好心,可是我此心成灰,恨不得自掘一穴,自刎而死,伴在你和丁大哥身边。只大仇未报,尚得去杀了万家父子和你父亲。金银珠宝,在我眼中便如泥尘一般。“说着提起棺盖,正要盖上棺木,蓦地里灵机一动:“啊哟,对了!万氏父子这时不知躲到了哪里,今生今世只怕再也找他们不着,但若将大宝藏的秘密写在当眼之处,万氏父子必然闻讯来看。不错,这秘密是个大大的香饵,万氏父子纵然起疑,再有十倍小心,也非来看这秘密不可。”

      他放下棺盖,看清楚数目字,一个个用血刀的刀尖划在铁铲背上,刻完后核对一遍无误,这才手上衬了包袱布,盖上棺盖,放好石板,最后将坟土重新堆好。

      “这个大心愿是完了!报了大仇之后,须得在这里种上数百棵菊花。丁大哥和凌姑娘最爱的便是菊花。最好能找到‘春水碧波’的名种绿菊花!”

    ×      ×      ×

      第二天早晨,江陵南门旁的城墙上,赫然出现了三行用石灰水书写的数目字。每个字都是尺许见方,远远便能望见,“四、四十一、三十三、五十三……”奇怪的是,这几行字离地二丈有余,江陵城中只怕没那么长的梯子,能让人爬上去书写,除非是用绳子缒着身子,从城头上挂下来写。

      离这几行字十余丈的城墙脚边,狄云扮作了乞丐,脱下破棉袄,坐在太阳底下捉虱子。

      从南门进进出出的人很多,只几个时辰,江陵城中街市上、茶馆里,就有人纷纷谈论,也有不少人到南门外来亲眼瞧瞧。但这些数目字除了写的地位奇特之外,并没什么好看,一般闲人看了一会儿,胡乱猜测一番,便即走了,却有好几个江湖豪客留了下来。

      这些人手中都拿着一本《唐诗选辑》,将城墙上的数字抄了下来,皱着眉头苦苦思索。

      狄云见到孙均来了,沈城来了。过了一会,鲁坤也来了。

      但他们并不知道连城剑法每一招的次序,虽然手中各有一部《唐诗选辑》,虽然城墙上写着大大的数字,又料到这些数字定是剑谱中的秘密,虽然偷听到了师父和他儿子参详秘密的法子,却不知每一个数字,应当用在哪一首诗中。

      这世上,只有万震山、言达平、戚长发三人知道。

      鲁坤等三人在悄悄议论。隔得远了,狄云听不到他们的说话。见三人说了一会儿话,便回进城去,过不多时,三个人都化了装出来。一个扮作水果贩子,挑了一担橘子,一个扮作菜贩,另一个扮作荷着锄头的乡民。三人坐在城墙脚边,注视来往行人。

      狄云猜到了他们的心思。他们在等万震山到来。他们参不透这秘密,但只要跟随着万震山,使能找到宝藏,就算夺不到,分一份总有指望。再和师父相见当然危险万分,可是要发大财,怎能怕危险?

      《连城剑谱》中头上四个数目字早已传开了,“四、四十一、三十三、五十三”,那便是“江陵城南”“四、四十一、三十三、五十三”,以后还有一连串的数字,再蠢的人,也想得到那必是剑谱中的秘密。

      在城墙脚边坐下来的人越来越多,有的化了装,有的大模大样以本来面目出现。狄云数了一数,一共有七十八人。再过一会儿,卜垣和冯坦也来了,他师兄弟二人不知为什么事争得面红耳赤,差点就要打架,但终于也安静下来,坐在护城河旁。

      等到下午,万氏父子没出现。等到傍晚,万氏父子仍没出现。许多人已在破口大骂。万家的祖宗突然声名大噪,尤其是万震山的奶奶。

      天快黑了,一个教书先生模样的人拿了一张纸,一只墨盒,一枝笔,摇头晃脑的,将城墙上这几行字抄了下来。一条大汉正闷得没地方出气,一把抓住那人,问道:“你抄这些字干什么?”那先生道:“老夫自有用处,旁人不得而问之也。”

      那大汉道:“你说不说?不说,我就打。”提起醋钵大的拳头,在他鼻尖前摇来晃去。那先生吓怕了,道:“是……是人家叫我来抄的。”那大汉道:“谁叫你抄的?”那先生道:“一位老先生,不……不瞒你说,就是本城大名鼎鼎的万震山万老先生,你……你可得罪他老人家不得。”

      “万震山”这三个字一出口,众人便哄了起来。狄云更加欢喜,只是这份欢喜之中,混着太多的仇恨和伤心。

      那先生战战兢兢地在前面走,一脚高,一脚低,跌跌撞撞地直向东行,一百多人远远地跟着。万震山既然不来,便去找万震山。只有他,才参详得出其中的秘密。这件事已揭明了,人多势众,要硬逼着万震山去找宝藏。许多人称赞那大汉:“幸亏你老哥聪明,我们怎么没想到万震山会派人来抄数目字?要不是你老哥,大伙儿在城门边等上三天三夜,万震山却早将宝藏起了去啦。”那大汉很是得意,说道:“这酸秀才鬼鬼祟祟,我料得他干的不是好事。”似乎他自己干的却是好事。

      狄云混在人群之中,隐隐觉得:“万震山老奸巨猾,决不会这样轻易便给人找到。其中定有诡计。”这时一行人离开南门已有数里,他回过头来,又向城墙望去,一瞥眼间,只见一条人影从城墙边飞快掠过,向西疾奔。

      狄云寻思:“这一群人盯着这个教书先生,决计不怕他走了。他们如找到万震山,也决不会离开了他。偌大一座江陵城,要寻万氏父子十分艰难,但要找这么乱七八糟的一大群人,却易过反掌,我何必跟在人群之中?”

      他心念一动,闪身隐在一株树后,随即展开轻功,反身奔向南门,更向西行。循着那人影的去向急奔,不到一盏茶时分便追上了。狄云的内功既已修得炉火纯青,轻功相应而高,脚下迅捷异常。他追踪的那人轻功也甚了得,但比之狄云却又差得远了。那人丝毫不觉有人跟随,只快步奔跑。

      狄云见他奔到一间小屋之前,推门入内。狄云守在门外,等他出来,过了一会儿,却见小屋的窗子中透出了灯光。他闪到窗下,从窗缝中向内望去,只见屋里坐着个老者,背向窗子,瞧不见他的面容??此秤?,便是适才所追踪那人。

      那老者在桌上摊开一本书来,狄云一见便知是《唐诗选辑》,这本书近日来在江陵城中流行极广,居然这老者未能免俗,也有一本。

      只见他取过一枝秃笔,在一张黄纸上写了“江陵城南”四个字,他口中轻轻念着“一五、一十、十五、十八……第十八个字”,跟着在纸上写个“偏”字。

      狄云大吃一惊:“这人居然能在这本唐诗中查得到字,难道他也会连城剑法?”瞧他背影,显然不是万震山。这老者穿着一件敝旧的灰色布袍,瞧不出是什么身份。

      只见他查一会书,屈指计一会数,便写一个字,一共写了廿六个字。狄云一个字一个字地读下去,见是:

      ……西天宁寺大殿佛像向之虔诚膜拜通灵祝告如来赐福往生极乐。

      那老者大怒,将笔杆重重在桌上一拍,说道:“什么‘向之虔诚膜拜,通灵祝告’,又什么‘如来赐福,往生极乐’!他奶奶的,‘往生极乐’,这不是叫人去见十殿阎王么?”

      狄云听这人口音极熟,正思索间,那人侧头回过脸来。狄云身子一矮,缩在窗下,心道:“是二师伯,无怪他知道剑招。这却又是什么秘密了?原来是戏弄人的。”心中忍不住好笑:“这许多人花了偌大心思,不惜弑师父、害同门,原来只是一句作弄人的话。”

      他没笑出声来,但在屋中,言达平却大笑起来:“哈哈,叫我向如来佛虔诚膜拜,通灵祝告,这泥塑木雕的他妈的臭菩萨便会赐福于我,哈哈,他奶奶的,叫老子往生极乐。我们合力杀了师父,师兄弟三人你争我夺,原来是大家要争个‘往生极乐’。江陵城中这几百条英雄好汉、乌龟贼强盗,争来争去,为的都是要‘往生极乐’,哈哈,哈哈!”笑声中却充满了凄惨之意,一面笑,一面将黄纸扯得粉碎。

      突然之间,他站着一动不动,双目怔怔地瞧着窗外。

      狄云想起自己所以遭此大难、戚芳所以惨死,起因皆在这连城剑诀的秘密,而这秘密竟是几句戏谑之言,心下悲愤之极,忍不住也要纵声长笑。

      便在此时,只见言达平眼望窗外,似乎见到了什么。只听他喃喃自语:“到了这步田地,去天宁寺瞧瞧,那也不妨。江陵城南偏西,不错,确是有这么一座古庙。”他一挥手,拨熄了油灯,推门出来,展开轻功向西奔去。

      狄云心下迟疑:“我去寻万震山呢,还是跟言师伯去?嗯,那一大批人易找得紧,还是先跟着言师伯瞧瞧。”当下盯住言达平的背影,追了下去。

   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兑奖 www.zdxp.net 相关热词搜索:连城宝藏 连城诀

    上一篇:第十一回 砌墙
    下一篇:后记

    收藏
  • 今日武汉中考考生可看考点考场 进行英语听力试听 2019-11-06
  • 9月1日停车新政将到来 公共站点15分钟内免费 2019-11-02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11-02
  • 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阿利莫夫:“上海精神”凝聚欧亚八国 2019-10-30
  • 瓦努阿图公布中企合同相关新闻 2019-10-30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为什么强调“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”? 2019-10-28
  • 2018《粤语好声音》海选启动 林忆莲梁咏琪有望加盟 2019-10-28
  •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9-10-24
  • 三亚今年确保新改造危房200户 9月25日前竣工验收 2019-10-24
  • 毛泽东说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。是有社会基础的 2019-10-21
  • 叮咚!你有一份品质生活清单待领取 2019-10-21
  • “三个蓬勃生机”彰显党取得的伟大胜利——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“七一”重要讲话精神 2019-10-17
  • 最低工资水平相关新闻 2019-10-16
  •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 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-10-16
  • 王家大院——建筑雕刻艺术的荟萃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10-14
  • 聊骚群怎么赚钱 山西十一选五预测专家今天 酒店小姐打电话 用电动汽车跑滴滴赚钱吗 拉萨一条龙微信小雪 摔!这坑爹的游戏 华兴娱乐复兴中华 淘宝快3app ct娱乐老板wkb是谁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安卓手机都有什么赚钱的小软件下载 日本黄色片片名 台湾美女妮妮照片 重庆时时黑马人工计划 大话仙器商人怎么赚钱吗 球探体育比分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