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今日武汉中考考生可看考点考场 进行英语听力试听 2019-11-06
  • 9月1日停车新政将到来 公共站点15分钟内免费 2019-11-02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11-02
  • 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阿利莫夫:“上海精神”凝聚欧亚八国 2019-10-30
  • 瓦努阿图公布中企合同相关新闻 2019-10-30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为什么强调“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”? 2019-10-28
  • 2018《粤语好声音》海选启动 林忆莲梁咏琪有望加盟 2019-10-28
  •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9-10-24
  • 三亚今年确保新改造危房200户 9月25日前竣工验收 2019-10-24
  • 毛泽东说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。是有社会基础的 2019-10-21
  • 叮咚!你有一份品质生活清单待领取 2019-10-21
  • “三个蓬勃生机”彰显党取得的伟大胜利——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“七一”重要讲话精神 2019-10-17
  • 最低工资水平相关新闻 2019-10-16
  •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 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-10-16
  • 王家大院——建筑雕刻艺术的荟萃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10-14
  • 福彩快三:第六回 血刀老祖
    2014-06-17 15:31:32  作者:金庸  来源:金庸作品集新修版  评论:0 点击:

      狄云见四下里闲人渐围渐多,脱身更加难了,举刀舞动,喝道:“快给我让开!”左腋下撑着那条短桨,便向东首冲去。围在街头的闲人发一声喊,四散奔逃。那四名公人叫道:“采花淫僧,往哪里走?”硬着头皮追了上去。狄云单刀斜指,手腕翻处,已划伤了一名公人手臂。那公人大叫:“拒捕杀人哪!拒捕杀人哪!”

      水笙催马走开。汪啸风纵马上前,马鞭扬出,唰的一声,卷住了狄云手中单刀,往外急甩。狄云手上无力,单刀立时脱手飞出。汪啸风左臂探出,抓住了他后颈衣领,将他身子提起,喝道:“淫僧,你在两湖做下了这许多案子,还想活命不成!”右手反按剑把,青光闪处、长剑出鞘,便要往狄云颈中砍落。

      旁观众人齐声喝彩:“好极,好极!”“杀了这淫僧!”“大伙儿咬他一口出气!”

      狄云身在半空,全无半分抗拒之力,暗暗叹了口气,心道:“我命中注定要给人冤枉,那也没法可想。”眼见汪啸风手中的长剑已举在半空,他微微苦笑,心道:“丁大哥,不是小弟不愿尽力,实在我运气太坏。”

      忽闻得远处一个苍老干枯的声音说道:“手下留人,休得伤他性命。”

      汪啸风回过头去,见是一个身穿黑袍的和尚。那和尚年纪极老,尖头削耳,脸上都是皱纹,身上僧袍的质地颜色和狄云所穿一模一样。汪啸风脸色立变,知是青海血刀僧一派,举剑便向狄云颈中砍落,准拟先杀小淫僧,再杀老淫僧。剑锋离狄云的头颈尚有尺许,猛觉右手肘弯中一麻,已遭暗器打中穴道。他手中长剑软软垂了下来,虽力道全无,但剑刃锋利,仍在狄云的左颊划了道血痕。

      那老僧身形如风,欺近身来,挥掌将汪啸风推落下马,左手抓起狄云,右腿一抬,竟在平地跨上了黄马马背。旁人上马,必是左足先踏上左镫,然后右腿跨上马背,但这老僧既不纵跃,亦不踏镫,一抬右腿,便上了马鞍,纵马向水笙驰去。

      水笙听得汪啸风惊呼,当即勒马。汪啸风叫道:“表妹,快走!”水笙微一迟疑,掉转马头,那老僧已骑了黄马追到。他将狄云往水笙身后的白马鞍子上放落,正要顺手将她推下,水笙已拔出长剑,转身向他头顶砍落。那老僧见到她秀丽的容貌,不禁一怔,说道:“好美!”手臂前探,点中了她腰间穴道。

      水笙长??车桨肟?,陡然间全身无力,长剑当啷落地,心中又惊又怕,忙要跃下马来,突觉后腰上即酸痛麻软,双腿已不听使唤。那老僧左手牵住白马缰绳,双腿力挟,黄马、白马便丁当丁当、丁玲玲,丁当丁当、丁玲玲地去了。

      汪啸风躺在地下,大叫:“表妹,表妹!”眼睁睁瞧着表妹为两个淫僧掳去,后果不堪设想,可是他全身酸软,竭尽平生之力,也动弹不了半分。

      但听得那些公人大叫大嚷:“捉拿淫僧??!”“血刀恶僧逃走了!”“拒捕伤人??!”

    ×      ×      ×

      狄云身在马背,一摇一晃地险些摔下,自然而然地伸手一抓,触手之处,只觉软绵绵的,低头看时,见抓住的正是水笙后背腰间。水笙大惊,叫道:“恶和尚,快放手!”狄云也即吃惊,急忙松手,抓住了马鞍。但他坐在水笙身后,两人身子无法不碰在一起。水笙只叫:“放开我,放开我!”那老僧听得厌烦,伸过手来点了她哑穴,这么一来,水笙连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      那老僧骑在黄马背上,不住打量水笙的身形面貌,啧啧称赞:“很标致,好得很!老和尚艳福不浅。”水笙嘴巴虽哑,耳朵却不聋,只吓得魂飞魄散,差一点便即晕去。

      那老僧纵马一路西行,尽拣荒僻处驰去。行了一程,觉两匹坐骑的鸾铃之声太过刺耳,叮当叮当、丁玲玲的,显然是引人来追,当即伸手出去,将金铃、银铃一个个都摘了下来。这些铃子是以金丝银丝系在马颈,他顺手一扯便扯下一枚,放入怀中之时,每只铃子都已捏扁成块。

      那老僧不让马匹休息,行到向晚,到了江畔山坡上一处悬崖旁,见地势荒凉,四下里既无行人,又无房屋,将狄云从马背抱下,放在地上,又将水笙抱下,再将两匹马牵到一株大树下,系在树上。他向水笙上上下下地打量片刻,笑嘻嘻地道;“妙极!老和尚艳福不浅!”这才盘膝坐定,对着江水闭目运功。

      狄云坐在他对面,思潮起伏:“今日遭遇当真奇怪之极。两个好人要杀我,这老和尚却来救了我。这和尚显然跟宝象是一路,决不是好人,他若去侵犯这姑娘,那便如何是好?”大色渐渐黑了下来,耳听得山间松风如涛,夜鸟啾鸣,偶一抬头,便见到那老僧犹似僵尸一般的脸,心不由得怦怦乱跳,斜过头去,见到草丛中露出一角素衣,正是水笙倒在其中。他几次想开口问那老僧,但见他神色俨然,用功正勤,始终不敢出声打扰。

      过了良久,那老僧突然徐徐站起,左足跷起,脚底向天,右足站在地下,双手张开,向着山凹里初升的一轮明月。狄云心想:“这姿式我在哪里见过的?是了,宝象那本小册之中,便绘得有这个古怪的图形。”但见那老僧这般单足站立,竟如一座石像一般,绝无半分摇晃颤抖。过得一会儿,呼的一声,那老僧陡然跃起,倒转了身子落将下来,双手在地下一撑,便头顶着地,两手左右平伸,双足并拢,朝天挺立。

      狄云觉得有趣,从怀中取出那本册子,翻到一个图形,月光下看来,果然便和那老僧此刻的姿式一模一样,心中省悟:“这定是他们门中练功的法子。”

      眼见那老僧凝神闭目,全心贯注,一个个姿式层出不穷,一时未必便能练完,狄云将册子放回怀中,心想:“这老僧虽救了我性命,但显是个邪淫之徒,他掳了这姑娘来,分明不怀好意。乘着他练功入定之际,我去救了那姑娘,一同乘马逃走。”

      他明知此举十分凶险,可总不忍见水笙好好一个姑娘受淫僧欺辱,当下悄悄转身,轻手轻脚地向草丛中爬去。他在牢狱中常和丁典一齐练功,知道每当吐纳呼吸之际,耳聋目盲,五官功用齐失,只要那老僧练功不辍,自己救那姑娘,他就未必知觉。

      他身子一动,断腿处便痛得难以抵受,只得将全身重量都放在一双手上,慢慢爬到草从间,幸喜那老僧果然并未知觉。低下头来,只见月光正好照射在水笙脸上。她睁着圆圆的大眼,脸上神色显得恐怖之极。狄云生怕惊动老僧,不敢说话,便打个手势,示意自己前来相救。

      水笙自遭老僧掳到此处,心想落入这两个淫僧的魔手,以后只怕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,所遭的屈辱不知将如何惨酷,苦于穴道被点,别说无法动弹,连一句话也说不出口。她给老僧放在草丛之中,蚂蚁蚱蜢在她脸上颈中爬来爬去,已万分难受,这时忽见狄云偷偷摸摸地爬将过来,只道他定然不怀好意,要对自己非礼,不由得害怕之极。狄云连打手势,示意救她,但水笙惊恐之中,将他的手势都会错了意,只有更加害怕。

      狄云伸手拉她坐起,手指大树边的马匹,意思说要和她一齐上马逃走。水笙全身软软地全然使不出力。狄云若双腿健好,便能抱了她奔下坡去,但他断腿后自己行走兀自艰难,无论如何不能再抱一人,唯有设法解开她穴道,让她自行。只是他不明点穴解穴之法,只得向水笙连打手势,指着她身上各处部位,盼她以眼色指示,何处能够解穴。

      水笙见他伸手向自己全身各处东指西指,不禁羞愤到了极点,也痛恨到了极点:“这小恶僧不知想些什么古怪法门,要来折辱于我。我只要身子能动,即刻便向石壁上一头撞死,免受他百端欺侮。”

      狄云见她神色古怪,心想:“多半她也是不知。”眼前除了解她穴道之外,更没第二条脱身逃走的途径,可是说什么也不敢开口,暗道:“姑娘,我是一心助你脱险,得罪莫怪。”当下伸出手去,在她背上轻轻推拿了几下。

      这轻轻几下推揉,于解穴自然毫无功效,但水笙心中的惊恐却又增了几分。她表哥汪啸风自幼在她家跟她父亲学艺,和她青梅竹马,情好弥笃,父亲也早说过将她许配给表哥。两人虽时时一起出门,行侠江湖,但互相以礼自持,连手掌也从不相触。狄云这么推拿得几下,她泪水已扑簌簌地流了下来。

      狄云微微一惊,心道:“她为什么哭泣?嗯,想必她给点穴之后,这背心的穴道一碰到便剧痛难当,因此哭了起来。我试试解她腰里穴道。”于是伸手到她后腰,轻轻捏了几下。这几下一捏,水笙的眼泪流得更加多了。狄云大为惶惑:“原来腰间穴道也痛,那便怎生是好?”他知道女子身上的尊严,这胸颈腿腹等处,那是瞧也不敢去瞧,别说去碰了,寻思:“我没法子解她穴道,若再乱试,那可使不得。只有背负她下坡,冒险逃走。”于是握着她的双臂,要将她身子拉到自己背上。

      水笙气苦已极,惊怒之下,数次险欲晕去,见他提起自己手臂,显是要来解自己衣衫,一口气塞在胸间,呼不出去。狄云将她双臂一提,正要拉起她身子,水笙胸口这股气一冲,哑穴突然解了,当即叫唤:“恶贼,放开我!别碰我,放开我!”

      这一下呼叫突如其来,狄云大吃一惊,双手一松,将她摔落在地,自己站立不稳,双腿软倒,压在她身上。

      水笙这么一叫,那老僧立时醒觉,睁开眼来,见两人滚作一团,又听水笙大叫:“恶僧,你快一刀将姑娘杀了,放开我。”那老僧哈哈大笑,说道:“小混蛋,你性急什么?你想先偷吃师祖的姑娘么?”走上前来,一把抓住狄云背心,将他提起,走远几步,才将他放下,笑道:“很好,很好!我就喜欢你这种大胆贪花的少年,你断了一条腿,居然不怕痛,还想女人,妙极,妙极,有种!很合我脾胃。”

      狄云为他二人误会,当真哭笑不得,心想:“我若说明真相,这恶僧一掌便送了我性命。只好暂且敷衍,再想法子脱身,同时搭救这姑娘。”那老僧道:“你是宝象新收的弟子,是不是?”不等狄云回答,咧嘴一笑,道:“宝象一定很喜欢你了,连他的血刀僧衣也赐了给你,他那部《血刀秘笈》有没传给你?”

      狄云心想:“《血刀秘笈》不知是什么东西?”颤抖着伸手入怀,取出那本黄纸册子。那老僧接过来翻阅一遍,又还了给他,轻拍他头顶,说道:“很好,很好!你叫什么名字?”狄云道:“我叫狄云。”那老僧道:“很好,很好!你师父传过你练功的法门没有?”狄云道:“没有。”那老僧道:“嗯,不要紧。你师父哪里去了?”狄云哪敢说宝象不是自己师父,且早已死了?只得随口道:“他……他在江里乘船。”

      那老僧道:“你师父跟你说过师祖的法名没有?”狄云道:“没有。”那老僧道:“我法名便叫做‘血刀老祖’。你这小混蛋很讨我欢喜。你跟着师祖爷爷,包管你享福无穷,天下的美貌佳人哪,要哪一个便抱哪一个。”

      狄云心想:“原来他是宝象的师父。”问道:“他们骂你……骂咱们是‘血刀恶僧’,师……师祖是咱们这一派的掌教了?”血刀老祖笑道:“嘿嘿,宝象这混蛋的口风也真紧,家门来历,连自己心爱的徒儿也不给说。咱们这一派是青海黑教中的一支,叫做血刀门。你祖师是这一门的第四代掌教。你好好儿学功夫,第六代掌教说不定便能落在你身上。嗯,你的腿断了,不要紧,我给你治治。”

      他解开狄云双腿的伤处,将断骨对准,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,倒出些药末,敷在伤处,说道:“这是本门秘制的接骨伤药,灵验无比,不到一个月,断腿便平复如常。咱们明儿上荆州府去,你师父也来会齐。”狄云心中一惊:“荆州我可去不得。”

      血刀老祖包好狄云的伤腿,回头向水笙瞧瞧,笑道:“小混蛋,这妞儿相貌挺美,不坏,当真不坏。她自称什么‘铃剑双侠’。她老子水岱自居名门正派,说是中原武林中的顶儿尖儿人物,不自量力地要跟咱们血刀门为难,昨天竟杀了你一个师叔。他奶奶的,想不到他的大闺女却给我手到擒来。嘿嘿嘿,咱爷儿俩要叫她老子丢尽脸而,剥光了这妞儿衣衫,缚在马上,赶着她赤条条地在一处处大城小镇游街,叫千人万人都看个明白,水大侠的闺女是这么一副标致模样。”

      水笙的心怦怦乱跳,吓得只想呕吐,不住转念:“那小的恶僧固恶,这老的更加凶暴,我怎样才能图个自尽,保住我躯体清白和我爹爹颜面?”

    ×      ×      ×

      忽听得血刀老祖笑道:“说起曹操,曹操便到,救她的人来啦!”狄云心中一喜,忙问:“在哪里?”血刀老祖道:“还在五里之外,嘿嘿,一共有十七骑。”狄云侧耳倾听,隐隐听到东南方山道上有马蹄之声,但相距甚远,连蹄声也若有若无,绝难分辨多寡,这老僧一听,便知来骑数目,耳力委实惊人。

      血刀老祖道:“你的断腿刚敷上药,三个时辰内不能移动,否则今后便会跛了。这一二百里内,没听说有什么大本领之人,这一十七骑追兵,我都去杀了吧。”

      狄云不愿他多伤武林中的正派人物,忙道:“咱们躲在这里不出声,他们未必寻得着。敌众我寡,师……师祖还是小心些的好。”

      血刀老祖大为高兴,说道:“小混蛋良心好,难得,难得,咱们血刀门中武功强的人多,良心好的人少,师祖爷爷挺欢喜你的。”伸手腰间,一抖之下,手中已多了一柄软软的缅刀。刀身不住颤动,宛然是一条活蛇一般。月光之下,但见这刀的刃锋全作暗红色,血光隐隐,甚为可怖。狄云不自禁地打了个寒噤,问道:“这……这便是血刀了?”血刀老祖道:“这柄宝刀每逢月圆之夜,须割人头相祭,否则锋锐便减,于刀主不利。你瞧月亮正圆,难得一十七个人赶来给我祭刀。宝刀啊,宝刀,今晚你可以饱餐一顿人血了。”

      水笙听得马蹄声渐渐奔近,心下暗喜,但听血刀老僧说得十分自负,似乎来者必死,虽不能全信,却也暗内担忧,心想:“爹爹来了没有?表哥来了没有?”

      又过一会儿,月光下见到一列马从山道上奔来,狄云一数,果然不多不少是一十七骑。但见这十七骑衔尾急奔,迅即经过坡下山道,马上乘者并没想到要上来查察。

      水笙提高嗓子,叫道:“我在这里,我在这里!”那一十七骑乘客听到声音,立时勒马转头。一个男子大声呼道:“表妹,表妹!”正是汪啸风的声音。水笙待要再出声招呼,血刀老祖伸指一弹,一粒石块飞将过去,又打中了她哑穴。

      一十七人纷纷下马,聚在一起低声商议。血刀老祖突然伸手在狄云腋下一托,将他身子托将起来,朗声说道:“青海黑教血刀门,第四代掌门血刀老祖,第六代弟子狄云在此!”跟着俯身,左手抓住水笙颈后衣服,将她高高提起,朗声道:“水岱的闺女,已做了我徒孙狄云第十八房小妾,谁要来喝喜酒,这就上来吧。哈哈,哈哈!”他有意显示深厚内功,笑声震撼山谷,远远传送出去。那一十七人相顾骇然,尽皆失色。

      汪啸风见表妹遭恶僧提在手里,全无抗拒之力,又说什么做了他“徒孙狄云的第十八房小妾”,只怕她已遭污辱,只气得五内俱焚,大声吼叫,挺着长剑,抢先向山坡上奔来。其余十六人纷纷呐喊:“杀了血刀恶僧!”“为江湖上除一大害!”“这等凶残淫僧,决计容他不得。”

      狄云见了这等阵仗、心中好生尴尬,寻思:“这些人都当我是血刀门的恶僧,我便有一百张嘴,也分辩不得。最好他们打死了这老和尚,将水姑娘救出……可是……可是这老和尚一死,我也难以活命。”一时盼中原群侠得胜,一时又望血刀老祖打退追兵,自己也不知到底帮的是哪一边。

      斜眼向血刀老祖瞧去,只见他微微冷笑,浑不以敌方人多势众为忌,双手各提一人,一柄血刀咬在嘴里,更显得狰狞凶恶。待得追来的群豪奔到二十余丈之外,他缓缓放下狄云,小心不碰动他伤腿,等群豪奔到十余丈外,他又将水笙放在狄云身旁,一柄刀仍咬在嘴里,双手叉腰,夜风猎猎,鼓动宽大的袍袖。

      汪啸风叫道:“表妹,你安好么?”水笙只想大叫:“表哥,表哥!”却哪里叫得出声?但见表哥越奔越近,她心中混和着无尽喜悦、担忧、依恋和感激,只想扑入他怀中痛哭一场,诉说这几个时辰中所遭遇的苦难和屈辱。

      汪啸风一意只在找寻表妹,东张西望,奔跑得便慢了几步,群豪十有七八人奔在他前面。月光之下,但见山坡最高处血刀老祖衔刀时立,凛然生威,群豪奔到离他五六丈时,不约而同地立定了脚步。

      双方相对片刻,猛听得一声呼喝,两条汉子并肩冲上坡去,一使金鞭,一使双刀。

      两人冲上数丈,那使双刀的脚步快捷,已绕到了血刀老祖身后,两人分据前后,大声呼喝,同时攻上。血刀老祖略一侧身,避过两般兵器,身子左右闪动,一把弯刀始终衔在嘴里,突然间左手抓住刀柄,顺手挥出,已将那使金鞭的劈去半个头颅,杀了一人之后,立时又衔刀在口。那使双刀的又惊又悲,将一对长刀舞得雪花相似,滚动而前。血刀老祖空手在他刀光中穿来插去,蓦地里右手从口中抽出刀来,从上挥落,刀锋从他头顶直劈至腰。

      群豪齐声惊呼,狼狈后退,但见他口中那柄软刀上鲜血滴滴流下,嘴角边也沾了不少鲜血。群豪虽然惊骇,但敌忾同仇,叱喝声中,四个人分从左右攻上。血刀老祖向西斜走,四人大声叫骂,发足追赶,余人也蜂拥而上。只追出数丈,四人脚下已分出快慢,两人在前,两人在后。血刀老祖忽地停步,回身急冲,红光闪动,先头两人已命丧刀下。后面两人略一迟疑,血刀及颈,霎时间也均身首异处。

      狄云躺在草丛之中,见他顷刻间连毙六人,武功之诡异,手法之残忍,实是不可思议,心想:“这般打法,余下这十一人,只怕片刻间便给他杀个干干净净。那可如何是好?”忽听得一人叫道:“表妹,表妹,你在哪里?”正是“铃剑双侠”中的汪啸风。

      水笙便躺在狄云的身旁,只是被血刀老祖点了哑穴,叫不出声,心中却在大叫:“表哥,我在这里。”

      汪啸风弯腰疾走,左手不住拨动长草找寻。忽然间一阵山风,卷起水笙的一角衫子。汪啸风大叫:“在这里了!”扑将上来,一把将她抱起。水笙喜极流泪,全身颤抖。汪啸风只叫:“表妹,表妹,你在这里!”紧紧地抱住了她。二人劫后重逢,什么礼仪规矩,早都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      汪啸风又问:“表妹,你好么?”见水笙不答,将她放下。水笙脚一着地,身子便往后仰。汪啸风学过点穴,虽不甚精,却也会得基本手法,忙伸手在她腰间和背心三处穴道之上推宫过血,解了她封闭的穴道。水笙叫出声来:“表哥,表哥。”

      狄云当汪啸风走近,便知情势凶险,乘着他给水笙推解穴道之际,悄悄爬开。

      水笙听得草中簌簌有声,想起这恶僧对自己的侮辱,指着狄云,对汪啸风道:“快,快,杀了这恶僧。”这时汪啸风的长剑已还入鞘中,一听此言,唰的一声拔出,剑势如风,向狄云疾刺。狄云听得水笙叫唤,早知不妙,没等长剑递到,忙向外打滚,幸好处身所在正是斜坡,顺势便滚了下去。

      汪啸风跟着又挺剑刺去,眼见便要刺中,突然当的一声响,虎口剧震,眼前红光闪动。他百忙中不及细想,顺手使出来的便是九式连环的“孔雀开屏”,将长剑舞成一片光屏,挡在身前。但听得丁丁当当,刀剑相交之声密如联珠,只一瞬之间,便已相撞了三十余声。汪啸风剑法已颇得乃师水岱真传,这套“孔雀开屏”翻来覆去共有九式,平时练得纯熟,此刻性命在呼吸之间,敌人的刀招来得迅捷无比,哪里还说得上见招拆招?只是自管自地照式急舞。这血刀老祖连攻三十六刀,一刀快似一刀,居然尽数给他挡了开去。

      群豪只瞧得目为之眩。这时十七人中又已有三人为血刀老祖所杀,剩下来连水笙在内也只九人。众人见两人刀??於?,瞧得都是手心中捏一把冷汗,均想:“铃剑双侠名不虚传,他竟挡得往这般快如闪电的急攻。”

      其实血刀老祖只须刀招放慢,跟他拆上十余招,汪啸风非命丧血刀之下不可,幸好血刀老祖一时没想到,对方这套专取守势的剑招,只不过是熟练了的一路剑法,心道:“好小子,咱们斗斗,到底是你快还是我快?”一味地加快强攻。群豪都想并力上前,将血刀老祖乱刀分尸,只是两人斗得实在太快,哪里插得下手去?

      水笙关心表哥安危,虽手酸脚软,也不敢再多等待,俯身从地下死尸手里取过一柄长剑,上前夹攻。她和表哥平时联手攻敌,配合纯熟,汪啸风挡住了血刀老祖的攻势,水笙长剑便向敌人要害刺去。血刀老祖数十招拾掇不下汪啸风,猛地里一声大吼,右手仍血刀挥舞,左手却空手去抓他长剑。汪啸风大吃一惊,加快挥剑,只盼将他手指削断几根,不料血刀老祖的左手竟是不怕剑锋,或弹或压,或挑或按,竟将他剑招化解了大半,这么一来,汪啸风和水笙立时险象环生。

      群豪中一个老者瞧出势头不对,知道今晚“铃剑双侠”若再丧命,余下的没一人能活着离开此处,大叫:“大伙儿并肩子上,跟恶僧拼命。”

      便在此时,忽听得西北角上有人长声叫道:“落--花流水!”跟着西方也有人应道:“落花--流水。”“流水”两字尚未叫完,西南方有人叫道:“落花流--水。”这三人分处三方,高呼之声也是或豪放,或悠扬,音调不同,但均中气充沛,内力甚高。

   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兑奖 www.zdxp.net 相关热词搜索:连城诀

    上一篇:第五回 老鼠汤
    下一篇:第七回 落花流水

    收藏
  • 今日武汉中考考生可看考点考场 进行英语听力试听 2019-11-06
  • 9月1日停车新政将到来 公共站点15分钟内免费 2019-11-02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11-02
  • 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阿利莫夫:“上海精神”凝聚欧亚八国 2019-10-30
  • 瓦努阿图公布中企合同相关新闻 2019-10-30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为什么强调“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”? 2019-10-28
  • 2018《粤语好声音》海选启动 林忆莲梁咏琪有望加盟 2019-10-28
  •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9-10-24
  • 三亚今年确保新改造危房200户 9月25日前竣工验收 2019-10-24
  • 毛泽东说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。是有社会基础的 2019-10-21
  • 叮咚!你有一份品质生活清单待领取 2019-10-21
  • “三个蓬勃生机”彰显党取得的伟大胜利——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“七一”重要讲话精神 2019-10-17
  • 最低工资水平相关新闻 2019-10-16
  •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 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-10-16
  • 王家大院——建筑雕刻艺术的荟萃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10-14
  • 貔喜脉动棋牌倒闭了吗 淘宝快3在线投注 99新娱乐 日本一本道女优 网上抢庄牌九是假的吗 黑11选5走势图 文章如何发到网上赚钱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 美女人体艺术摄影 3000元 倍投方案 稳赚 性感美女小游戏 山东11选5当前最大遗漏 十一选五二胆六托多少钱 mba报考条件及费用标准 mg电子平台 av女日本女优写真